突破障礙的條件

(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)

近幾年參與評選「好學生」,有機會與不少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面談,長了見識,有時還被掀動情緒。

健全的學生學習不易,有障礙的學生,難度加百千倍。腿不能走路,靠拐杖輪椅,返放學到課室廁所,都是艱難的工程。手指痙攣痿縮,不能拿筆寫字,怎樣做筆記功課?視障,看不到黑板白板、熒幕簡報;聽障,聽不到老師說話和同學發言;言障,口不能言,要用手勢示意;智障,青少年的軀體,幼童的心智;自閉,接收訊息渠道不靈;讀寫困難,在學習的起點已吃虧;還有被各種重病苦纏的……有些學生兼受多項障礙。老天,為甚麼要令他們受這些苦!有幾次禁不住問:「會不會埋怨上天對你不公平?」

部份學生竟然能夠克服障礙,在學習上有良好的表現,還做義工幫助他人,實在值得讚許。更難得的,是有幾個學生,似乎忘卻了生理的障礙,愉快地學習和生活。一個視障學生:「我看不見,但我有很多一般人沒有的能力,我的內心,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……。」似莊陳有、游偉樂的少年版,令人敬佩。一個聽障讀唇,靠手語表達,要朋友從旁傳譯的女孩,整個交談過程,都面帶微笑,她說能夠在主流學校與同學相處非常融洽,我毫不懷疑。一個四肢麻痺的學生,說話非常吃力,我說一句話用五秒,她要近一分鐘,頭還會左右擺動,但她的說話正面積極,神態自然樂觀。不難發覺,他們的父母和特殊學校的老師,是這些奇蹟的創造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