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禮雜記

(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)

傳統的婚宴,父母是主婚人,請柬以父母名義發出,新婚男女似被擺佈的傀儡。主婚人盛裝迎賓,賓客中很多是家族長輩,新人要向叔伯姨姑下跪斟茶。近年的婚宴,父母的角色越來越不重要,請柬格式雖然變化不多,但婚宴中,新婚男女邀請口齒靈俐的好友做司儀,「四大長老」變成配角。

近年新婚男女很重視婚禮,旅行拍婚照,製成精美的照片冊,聘請專業的攝影隊,製作新娘新郎童年成長,由邂逅相戀到結婚的特輯。結婚當日,由新郎和伴郎動身,去接新娘,被姊妹們愚弄,到晚上婚宴,攝影隊全程追隨拍攝,製成紀錄片,在晚宴播放,朝拍晚播。

近年的婚禮,攝影師變成主禮者。過去,婚禮儀式進行,攝影師自己找適當的角度和時間取景;近年,攝影師指導新郎新娘、老爺奶奶怎樣遷就鏡頭,給長輩下跪斟茶時,不是面對面,要像舞台劇般,側身向著鏡頭,連時間、笑容,都在攝影師導演下進行,導演不滿意,便要重新再來。禮儀成為手段,攝影的鏡頭效果比禮儀更重要。有人認為本末倒置,但這是當事人的選擇。

結婚男女在政務官、律師、牧師或神父面前讀誓詞,經常引起歡笑。有一次,新郎這樣讀:「我,括弧,新郎姓名,括弧……」,自己的名字卻忘記讀。又有一次,新郎讀到「新娘姓名」時,竟然先錯讀出他前度女友的名字,而不是眼前人的名字。觀禮者都不敢笑,新娘神情不樂,但未有即時爆發,但眾人都相信,新郎這次慘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