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放社會無法推洗腦教育

(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)

回歸後的香港教育局局長,是否都要奉命推動「愛國教育」?看來是。回歸後,教育局要學校組織升旗隊,舉行升旗禮,與國內學校結成姊妹;推動學生到國內遊覽,組織校長、教師各種交流團,中聯辦經常與學校接觸……還有,多次推出「國民教育」課程。

成績如何?有目共睹,不成功,準確說是失敗的。年青人認同自己是「香港人」的比「中國人」越來越多,尤其兩年前激起反國教群眾運動。補習社工作的舊生告訴我,有個小學生指著課本一篇介紹國情的課文,對身邊的同學仔說:「這篇是『國民教育』來的。」

未來的教育局局長要推動「愛國教育」,如果不只想交數了事,或者不想事與願違,便要研究哪些活動有效、哪些活動低效無效反效、哪些「愛國教育」可以大力推動、哪些要低調行事。香港是一個開放社會,不像北韓、國內,推動愛國教育是有限制的,不能硬推。過去數十年,香島、培僑、福建、漢華等愛國學校,長期推動愛國教育,應該整理出一些經驗作參考。

不要以為把「愛國教材」加入課程就可以令學生「愛國」,「單向歌頌共產黨的教材」只會令學生對共產黨增添反感,實事求是反而較易令學生接受。如果「愛國」包括山河大地、歷史文化、中華民族復興,學生、教師、家長大都願意接受。紀念孫中山、孔子、岳飛、抗戰勝利,舉辦敬師節、孝親節、中國文化周,學生都樂意依循,容易對自己國家產生「溫情和敬意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