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仲淹未登過岳陽樓

(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)

廿八歲那年遊長江,專程到岳陽登樓,是因為中學時讀過《岳陽樓記》。該樓不算壯觀,景色並非特別美,如果沒有《岳陽樓記》,我不會慕名探訪,恐怕認識它的人也不會多。後來教書備課時才知道,范仲淹從未到過岳陽樓,文章中的景物描寫,是憑滕子京送給他的一幅畫,加上他的想像而作。起初,有點被騙的感覺,後來反複細味,又看出作者避重就輕,巧妙地把記事、寫景、言情、立志等意思,融匯於一篇只有360字的短文中,不禁激賞。

文中寫洞庭湖的形勢,從圖畫中就可以看到。描寫「霪雨霏霏」和「春和景明」天氣對比的兩段,都是虛寫,作者用「若夫」和「至若」開頭,就暗示下文不是觀察所得,而是得自常識和想象。雖然全文描寫佔了大半篇幅,但文章的主旨在借寫景抒懷,抒發自己的志向,激勵滕子京。滕子京被貶,范仲淹也多次被貶,心情難免不悅。范仲淹在文中指出,很多人受天氣好壞影響心情,受際遇順逆動搖意志,只有「古仁人」,「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居廟堂之高,則憂其民﹔處江湖之遠,則憂其君。」、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,這些人才是學習的榜樣!

此文兼具記敘、描寫、抒情、議論的內容,難以單一歸類。把此文視為議論文亦無不可,它用了對比論證。「霪雨霏霏」和「春和景明」兩段,寫受天氣際遇影響心情意志的人,與末段「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」的「古仁人」對比,而以後者是學習榜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