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課的故事

(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)

舊同事余老師代課。進入中一丙,行禮時,部份學生站得歪斜,交頭接耳,其中有學生大聲說:「又係代課。」接著一陣哄笑。余老師覺得要整頓一下。她不還禮,學生仍要站著,站了十秒,仍未回禮,學生知道不對勁。 余老師盤點沒有禮貌的學生的位置和數量,決定用分化政策。「女生先坐下。」男生仍站著等待發落,等待期間,聲浪漸漸收斂。「第二第三行的男生可以坐下。」最後剩下幾個製造噪音的學生,站了近一分鐘,安靜了。「都坐下吧!」這一節,課堂十分安寧。

在中三甲,學生多各自翻書簿筆記,這天是試前溫習日。有個男生很不安份,東張西望、翻動雜物、伏桌。余老師在他附近徘徊觀察,他伏下,老師輕敲他的桌面,說:「請坐好溫習。」他晦氣地說:「走開啦,我最憎人在我身邊行來行去。」原來不少學生無意溫習,卻想看熱鬧,有些還煽風點火。「罰他啦!」「不如叫訓導啦!」老師不受干擾,著無禮的學生站起來冷靜一下。他站了起身,一臉不在乎。余老師並不罷休,請他到門外談話。他昂首闊步出門,大無畏的樣子,準備繼續爭辯。誰知老師卻讚美他:「你剛才站得好,我很意外。你不是我心目中的壞學生。」余老師繼而說了幾個勵志故事:讀書成績不佳,但待人態度誠懇有禮,最後能夠事業成功。他聽得很留心,敵意全消。「回課室溫習吧。」餘下的課時,該生都安份,看似在溫習。代課無課程,但教育仍可進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