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七暴動與我何干

(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)

五十年前,一九六七年,我讀中三,在姑媽位於土瓜環的山寨廠居住和半工讀。五月發生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,左派介入,很快轉變為反英抗暴鬥爭。先是街頭遊行集會和暴力衝突,六月底罷工罷市,七月中開始各區都出現土製炸彈。警方實施宵禁。有個相熟的年輕職工好奇貪玩,宵禁期間走到街上看熱鬧,被捕,翌日獲釋,被揍了一頓,要看跌打。當年香港社會經濟不景,家人和熟悉的親戚朋友都要為生活打拼,大姐和三弟都已做童工。市民對港英縱有不滿,但未至想推翻它,覺得左派的行動搞亂社會秩序,損害正常生活,所以大都支持警方平亂。

後來讀歷史,才知道香港六七暴動是國內文化大革命的延伸。中國翻天覆地,各省當權領導都被學生和民眾暴力轟下台,香港左派領導人害怕被撤職或調回國內批鬥,於是模仿澳門一二三事件,用文革的方式,動員民眾攻擊港英政府。但他們動員所及的範圍,只限於左派機構的屬員。當港英當局判斷中國政府無意提早收回香港之後,便強力鎮壓暴亂。八月四日清晨,警隊和英軍攻入左派大本營,搜查拘捕。十二月,動亂平息。

此事與我何干?有。港英政府在亂事平息後,推行了多項改善民生的政策,其中包括一九六九年推出大學生助學金及貸款計劃,令貧寒學生容易升讀大學。我讀高中時要申請華僑日報助學金,到一九七一年得知大學取錄之後,可以毫不猶疑地入學,與同輩人享受多姿多采的大學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