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後憶舊

(2017年88日 星期二)

四個五十後結伴同遊台灣,兩個已登陸,兩個也快了;都屬於香港戰後嬰兒潮出生的一代,少年時親歷經濟由貧困到起飛,青年時享受到社會富裕成果,中年時見證回歸,暮年目睹貧富兩極化,政治經濟動盪不安,難免撫今追昔。

我們兒時都貧困,一家幾口一張床,與媽媽一起穿膠花,要做家務……突然有人問:「雪櫃、冷氣機、洗衣機、電視機,你家最先買哪件?」眾口一齊答:「當然係雪櫃啦!」對,雪櫃可避免食物變壞,必定是首選。記得六十年代初由芽菜坑木屋區搬到柴灣徙置區不久,家中便有勝家牌雪櫃了。「繼雪櫃之後購入的是哪一件?」答案便不大一致。有個還一次購入多件二手電器。我家六十年代中後期,先購入藍寶牌電視機,再後才買樂聲牌洗衣機。冷氣機最晚。七十年代中,我讀大學時,暑假由宿舍回家住,在家中看書時,雖然不停搖扇,仍汗流浹背。未有冷氣機時,大熱天經常夜半焗醒,有冷氣之後,睡得香甜多,但又易受寒。

八十及再後出生的孩子,即使家境貧困居住陋室,但雪櫃冷氣機等,多數齊備。現在貧富差距的標誌是手機型號和更新頻率。一九七八年實施九年義務教育後,香港不再有童工,大專學額增加,但大專畢業後,年輕人進入職場很多不順利,不是我們比他們強,而是我們成長時的環境比較好,而他們又遇上互聯網時代,市場經濟主導,一國吞噬兩制。我們宜多體諒和鼓勵,不宜憑舊經驗指指點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