觸到內心痛處

(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)

外父不良於行,外母經常失憶,要聘外僱照顧。與以前兩個印傭比較,新聘的印傭遠不及第一個,比第二個好。至今仍懷念第一個印傭,兩老交給她便無後顧之憂。她外貌娟好,與兩老相處得像一家人,手挽手同行,有說有笑。公公流鼻涕大便失禁,她都不厭煩打理。她煮的食物尤其好味,家人都喜歡探望老人飯敘,並暗中打賞她。可惜她要回鄉與子女相聚,並為晚年打算。第二個印傭來到便註定不受歡迎,外貌平庸矮胖,不解人意反應慢,煮食水平低劣……。但她有一個優點:第一個印傭照顧得太周到,公公濫食不動,經常叫痛要看醫生;她來了之後,公公很少叫痛要求看醫生。

新聘的印傭中規中矩,不宜苛求了!妻問:「公公婆婆難服侍嗎?」「不難,他們對我很好。」「工作辛苦嗎?」「不辛苦!」「謝謝你幫我們照顧公公婆婆!我知道你們來香港做工很艱難,離鄉別井,寄人籬下,與子女丈夫分隔兩地,又要受中介公司剝削……」說到這裏,印傭眼泛淚光,低頭,終於忍不住伏在妻的肩膊,良久才平伏過來。

記起多年來見家長,那些比較麻煩的學生、特教生家長來到,常以為班主任會列數孩子不是之處,但我對他們說:「照顧這孩子不易,你辛苦了!我帶他一年,你帶他一世……」家長很多都忍不住落淚。